呆毛永生

瓶邪only不拆不逆|写作|绘画|美食|旅行

我的主观唯心主义恋人

【对主观唯心主义的理解不深,只能根据对高中哲学书的印象和个人想法写了这篇文Orz】

在我迄今为止并不算漫长的人生中,程薪是我遇见过的最纯粹的信奉主观唯心主义的人,然而我却因为他的信仰误会了他很久。
高中时,他与我同桌一年,在那之前,我们并没有什么交集;在那之后,我对他的印象又差点只剩下"奇怪"二字。
不管是面对朋友还是陌生人,他的眼神总是充满怀疑和探究的,我和他对视了几次,就觉得心里不舒服,慢慢地,也就懒得看他。
他在班里有三四个关系不错的朋友,但他从来没有和两个以上的人同时说话。
跑操之类的集体活动他向来也是不去的。有一次课间跑操,我在队伍最外圈,看到他站在大树后面看着我们班,以为他突然转性想加入了,刚偷偷招呼了他一句,他就扭头走了。
后来好几次都是这样,不论是我还是他的几个朋友,只要是成群结队地和他打个照面,他一概扭头走开。
我思来想去,都觉得没有得罪过他,忍了好几次,干脆也不再理他了。爱咋咋的吧!就算我坐的位置太偏没其他人可以聊天,对着墙也比对着他有意思!

高中的体育课是稀有课种,每次我都跟几个哥们去球场打篮球。程薪偶尔会路过,然后就望着篮球场发呆。我隔着铁丝网看到他那一脸肃穆的神情,总觉得我们这些顶着大太阳打篮球的都是不久就要被枪毙的犯人,不禁一身冷汗。
那天他也是路过,有些反常的是,他匆匆往篮球场里看了一眼,手就攥紧了腹部的T恤,脚步不稳地走到了一旁的树荫下,看上去非常痛苦的样子。
我有些担心,又不想跟他说话,就转头去找他的那几个朋友,结果发现他们都在球场另一角练三步上篮。
太远了,我懒得去喊他们,就随手抄起矿泉水,走到了程薪旁边,弯腰拍了拍他的肩膀:"不舒服吗?要不要去医务室看看?"
他刚才一直在看着地上发呆,我刚把手放到他肩膀上,他就猛地就攥住了我的手腕,抬头说了一句我现在都觉得特别莫名其妙的话——"果然,你是我想象出来的吧。不然,怎么我希望你过来,你就过来了......"
当时我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他,他气息不稳地说完之后,又难受地咬紧了牙根,露出了一种夹杂着欣喜和自嘲的微笑。
我连忙抽出手,把那瓶晒得有点发烫的矿泉水塞到他手里,抛下一句"你喝口水冷静一下",就快步走回球场了。
拜他所赐,接下来我在罚球线上的几十个球都没中。

那天之后我看见他就觉得心里犯堵,可能是因为他猛地仰头磕到我下巴了,我怀恨在心来着。如果不这么想,那我会觉得更尴尬。
程薪这家伙倒像是做过了一番重大心理斗争似的,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眼巴巴地望着我。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儿,没几天我就受不了他那种期待的眼神了,放学等其他人都走了之后就拉住了他,问他到底想干嘛。
我们俩面对面坐着,突然有种讨论学术问题的严肃感。没想到,他说的还真是学术问题。
"我现在和你的对话,对我而言其实是一种奇怪的感觉,那就像是自己和自己对话一样。"他看着我,斟酌地说道。
"啊?咱俩有那么像吗?"我道。他接着讲下去,我才发现我理解错了。
"不,因为我是个主观唯心主义者。在我看来,你是我意识的产物。"他解释道。
我们班哲学讲得比较透彻,我有点理解他的意思了,同时也有点郁闷,我一个大活人竟然成了他意识的产物了,他这样想,对的起我爸我妈吗?

"我看着你们,就像是科学家看着自己的试验品。我不敢同时和多人交流,因为我觉得我的意识无法应对这么复杂的问题。"
"我不想称呼别人的名字,哪怕是朋友,我也只是喊'同学、兄弟'之类的代号。因为我觉得名字象征着非常独立的个体,但如果人们都是我想象出来的,那有什么独立性可言呢?"
我确实没有听过他喊谁的名字,他喊我也只是"同桌、同桌"的。虽然知道他没有恶意,只是心里的执念使然,但听着这些话我怎么那么不爽呢?我当时并没有发现他的这个信念对他影响有多深,只是怀疑这孩子是中二病犯了,要么就是科幻电影看多了。
他说完就沉默了,我忍不住问:"你最近看啥电影了吗?"
"《楚门的世界》。"他严肃地答到。
哎,突然觉得这家伙认真起来还挺可爱。
我笑着问他:"就算你觉得这个世界不是真实存在的,那你也该是相信客观唯心主义啊,像上帝啊绝对精神什么的。你凭什么觉得世界是由你想象出来的?这跟觉得全世界都围着自己转有什么两样。"
听我这么呛他,他也不生气,只是直直地望着我的眼睛道:"就凭你的存在。"
"别冤枉好人啊,我可没给你说过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。"
"不是,"他还是看着我,但脸似乎有点泛红,"我一直希望我能遇见一个我喜欢的人,然后我就遇见了你。"
我大脑当机了几秒,才磕磕绊绊地反驳道:"不、不对啊,这算什么证明......"虽然我竭力想把他的话当做学术问题,但显然我失败了。我忍不住去想,这、这就是告白吗?我......平生第一次被告白还是被同性,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。
这家伙还生怕我误会,解释道:"我以为我的世界会让我遇见自己喜欢的女生,结果是遇见了你。"
"你还很遗憾呐是吧?"我装作冷笑了一下,但他的眼神确实可以称作深情了。这样的发现让我很头疼,心底又有不知名的雀跃感,只好转移话题道:"你看,这恰恰说明世界不是你想象出来的,要不早就让你遇到一个萌妹子然后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了。我以前也觉得这世界都是我想象出来的,可我一想到那些数学题......怎么会有人想出那么复杂的东西啊!有也不是我!然后我就确信它绝对不是存在于我的想象了!对了今天数学作业挺多的啊我回家写作业去了拜拜!"
这次我真的是夺门而逃了。

不知道我的话对他有没有触动,反正我一路上心脏都咚咚咚咚。幸亏当时班里没其他人,天又黑。
那之后的第二天第三天,我上课下课都心不在焉的,程薪却是一有空就写写画画。第三天大课间的时候我在桌子上翻来覆去地趴了一会儿,就从座位上起身,想从程薪身旁跨过去,好死不死踩到了经过我们课桌的同学。
我踩到了那个同学的鞋跟,把他鞋都踩掉了。不过我们俩关系挺好,他也没在意,只是边穿鞋边哈哈笑骂道:"你这小子是不是成心的啊!"
我也笑着回敬:"就是成心的!咋啦!"
我刚说完,就听见一旁坐着的程薪轻笑了一下,我一下子就觉得脸上一烫,在心里大吼,跟你有个毛的关系啊!笑什么啊笑!
我同学也听到了程薪的笑声,便一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一手拍了下我的后脑勺,不嫌事大般地大笑:"哈哈!啥时候的事?订个日子好让兄弟们去给你俩发红包。"
本来到此为止就可以了,程薪偏偏抬头,回的是他,看的却是我:"刚才。谢谢。"
程薪这人一般不开玩笑,一开玩笑一班人都在笑。
我不敢揍他,只好气急败坏地拿手招呼了一下我同学的后脑勺,把他往外推:"去去去,别挡爷道儿!"

我跟同学一块出去之后,他去买吃的,我就去操场上跑了五圈。风声和心跳声脚步声混在一起,我却慢慢冷静了下来,细想之后,我惊讶地发现,我对程薪的关注也多得有些离谱。难道我也喜欢他?我不会真是他意识的产物吧?
想到这我就觉得自己有点傻。同时我有些悲哀地意识到,如果程薪坚持相信主观唯心主义,那我们的感情其实是会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虚无缥缈之感的。
会不会,我于他而言,只是满足了他对爱的需要呢?
我想到了课本上看到的一篇文章,里面提到,不成熟的爱是,"我爱你,因为我需要你";而成熟的爱是,"我需要你,因为我爱你"。
想到这,我的脚步慢了下来,只觉得浑身都因为冷汗在风中的凝结而僵硬发抖。

我无力地走回了教室,属于我和程薪的那张桌子的前后左右都还没有人回来,只有程薪兀自埋头,还在那写写画画。
我走过去,好奇地看了看,只见纸上画了两个大气泡,一个气泡里有他,另一个气泡里有我,难得的是,一旁写着我们俩的名字。画的写的都挺像那么回事。
我看到,他的那个气泡破裂了一角,因为画中的他把自己的身子探出了气泡,用双手去触摸有我的气泡。
我突然鼻子一酸,刚一吸鼻子,他就抬起了头,眼神发亮。他笑了一下,先是轻声喊了我的名字,接着一字一句道:
"我需要你,因为我爱你。"
我也冲他笑了笑,一字一句道:
"嗯,咱俩总算想一块儿去了。"





a咚咚a:

杭城朝夕

P1、P2 黛色参天之晨

P3、P4 晨间茅家埠

P5 太子湾的早晨

P6 杭城晨间航拍

P7 晚霞前的翠光亭

P8 柳浪闻莺远眺小瀛洲晚霞

P9 晚霞映衬下的雷峰塔

P10 西湖晚霞

17.5.5 子博客整理进度【求扩】

迷野:

【求扩】


瓶邪《明日:关根笔谈》完本整理:http://px-mingri.lofter.com/


盗墓笔记相关短篇整理,瓶邪/黑苏:http://dmbj-gushi.lofter.com/


瓶邪《文心雕龙》连载整理:http://px-wxdl.lofter.com/


黑苏《杀鸦》连载整理:http://hs-shaya.lofter.com/


酒茨《良药》系列连载整理:http://jc-liangyao.lofter.com/


===


【主博客】后会作为公告/互动栏使用,内容包括:


更新通知,整理公告,本宣/预售信息,脑洞记录,草稿速写,萌文安利,等;


为避免重复,搬进子博客的文会在主博客上删除,请见谅。

三只鸽子

墙上的龙和水面的倒影

杭州

a咚咚a:

看见不一样的杭州

P1.八卦田

P2.湖心亭

P3.西溪湿地

P4——P6宝石山之晨

P7.西湖之晨

P8.阮墩环碧

P9.白堤

P10.中山公园

感谢 @AlphaStyLe 索尼阿尔法 提供新机试用!

桃李春风一杯酒.°ʚ(*´꒳`*)ɞ°.不过总觉得上传后的画质没有手机里的好。。。